k8娱乐

阿里纳斯奇迹复原解密: 未被医学界完全接受的欧凯疗法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1-07

  “大将军”阿里纳斯在“枪击事件”后便在NBA一蹶不振,并决定在2012年的夏天赴德国接受膝盖的欧凯疗法。本赛季在CBA的上海男篮找到一份工作后,在开季第一场比赛即受伤,虽然短暂复出但无法进入状态。最终决定于2013年1月赴德国接受腹股沟的欧凯疗法,并在复出的第一场比赛拿下37分。

  作为NBA有名的“玻璃人”,麦迪在接受了多次膝盖微创手术后,于2011年赴德国接受欧凯疗法,虽然随后没有在NBA找到工作,但最后还是在CBA觅得一份合同。

  科比是生物医学的最虔诚的信徒,曾在2011年7月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接受过试验性治疗,又在当年10月进行第二次治疗,并向棒球明星罗德里格斯和队友拜纳姆推荐过这种疗法。 据报道,科比私下曾表示膝伤甚至让他开始考虑退役;但那次德国之旅后,他说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27岁。因其治疗前后的差异之大,使他成为欧凯中非常有名的个案欧凯疗法 甚至被称为“Kobe疗法”。

  罗德里格斯是经好友科比介绍接受欧凯疗法。他曾表示自己对此疗法如此神奇感到担忧,“但科比他坚持说服我,使我相信事实确实如此。”

  罗马教皇保罗二世或许是接受欧凯疗法的病人中最具权威的一位。韦林博士在《疼痛的终结》一书中回忆过自己的梵蒂冈行医之旅,“瑞士卫兵护送着我一路来到保罗二世的私人寝室,大理石地板上的脚步声回响在空荡的宫殿里。我问保罗二世,为什么选择我的疗法,他回答:你的疗法是从上帝那儿来的。”

  两天前的夜晚,阿里纳斯在上海滩神奇复出,当外界热衷探讨这个神奇的缔造者时,人们从阿里纳斯嘴中听到了“Regenokine”一词。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源于德国的疗法是如此陌生。然而在美国职业体育界,这种疗法的发明者彼得·韦林博士位于莱茵河畔的诊所——杜塞尔多夫关节疼痛治疗中心是众多已经达到巅峰仍想延长运动生涯的人的朝圣地。

  伦敦奥运会前,美国女排队员林赛·博格只身飞往德国,在韦林博士的私人诊所接受了“Regenokine”疗法。这种价值不菲的治疗并不在美国国家队的报销范围之内,但是博格并不在乎,她说自己左膝盖的疼痛已经忍受了四年,她曾经注射可的松(一种激素类药物,可用于减缓炎症),现在想来点更有效的疗法。

  在维基百科上,这项由韦林博士发明并享有专利的疗法被称为“Orthokine”疗法(欧凯疗法),而在美国人们更喜欢称之为“Regenokine”疗法。它利用病患自己的血液,通过特殊处理,然后萃取血液中之抗发炎生长因子并重新注射回患者关节中,来产生非类固醇消炎抗体以减少慢性疼痛和延缓退化。

  一个典型的疗程通常是五天。在治疗过程中,医生先从病人体内抽取一小杯血液,逐渐提高其温度进行培育,然后将血液放入离心机之内旋转,直至其分解成不同成分。较重的红细胞和其他的深红色杂质会沉在最底部,而中间一层黏稠的橙黄色液体则是治病的有效成分。在这种液体内,含有一种叫做白介素的蛋白质病毒,正是它导致了炎症,并引发长期的慢性疼痛和关节炎的恶化。医生会取得白介素的抗体,制造出可以对抗它的血清,再注射回病人体内来遏止炎症。

  和博格同时接受治疗的,还有一位篮球运动员、一位武术师和一位高尔夫手。看上去这更像体育界的专属疗法,不过最初却是从好莱坞圈内传开,主要用来帮助替身或特技演员消除身体的病痛。湖人的首席训练师加里·维蒂也是从好莱坞的圈内听说该疗法,“我是偶然听一位名叫Karyn Silver的季票持有者提起这种疗法,她是著名制作人Joel Silver的妻子,这个疗法最先从好莱坞传出来,主要是那些替身演员或特技演员治疗,男女都有,他们有的去德国接受了这种治疗。”

  正如美国媒体grantland所说,近年来,对生物医学的兴趣和关注呈现出一种爆炸性的态势。除了欧凯疗法,一种名为PRP(platelet-rich plasma富血小板血浆)的疗法也与之相似,这些年来在美国也颇为流行。

  上个赛季结束之后,美国媒体认为,无论用哪种标准衡量,那个赛季中科比的表现都是近几年来最好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得分榜上冠绝联盟,还在于他的场均得分和篮板都超出了生涯的平均水准。甚至他的上场时间也在增加。

  按照经济学家David Berri的说法,这并不符合一位NBA球员常规的职业曲线,因为大部分NBA球员的效率曲线都呈倒U形,开始时,随着努力训练并适应联盟不断提高,在24岁左右达到顶峰,并在27岁之前维持着这种巅峰状态,此后便呈现下降趋势,长期的比赛和训练开始给躯体带来各种伤病:关节磨损、快缩肌纤维退化、肌腱撕裂……

  然而,上个赛季,对于年岁递增的科比来说,这种看似无可避免的状态下滑却难觅踪迹。而且,折磨科比许久的右膝关节炎仿佛自动痊愈,使得他恢复到一种更具侵略性的状态。科比说,“我感觉自己变得更加强壮和敏捷。”

  毫无疑问,韦林教授的诊所成为那些想延长运动生涯人的朝圣地,科比·布莱恩特是最好的成功案例。2011年,科比到德国做过一次试验性的治疗,几个月后又做了第二次。

  “媒体总是把这些专业的治疗手段搞混了,有人说科比去德国接受PRP治疗,实际上那并不是PRP。科比接受的就是叫做欧凯疗法。在我最初听到这种疗法的时候,我并不在意,后来听说NFL的Troy Polamalu也接受了这种治疗,而且效果不错,这时我开始感到好奇了。正好不久后韦林医生从德国来到洛杉矶,我就叫上球队的训练师朱迪一起去拜会了他,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络,球队的一位老队员也去德国试了试,他的膝盖软骨损伤严重,他觉得这种疗法有点用。当我们在去年西部半决赛输给达拉斯后,我告诉科比他应该去接受这个治疗,而且是立即去,这样如果治疗效果不好,我们还有时间做些别的治疗。他接受了这个建议,并很快坐上了去德国的飞机。”维蒂说结果大家都已经看到,那就是很棒,“科比跑动更好了,他的感觉也更好。之前困扰我们的问题解决了。”

  虽然在大部分时间内,科比总是在他膝伤的问题上保持沉默——以“我不想谈论自己的伤病”作为习惯的外交辞令,显然,他是这种治疗方法的拥趸。他甚至向自己的好友阿历克斯·罗德里格斯推荐了这种疗法,使这位饱受膝伤折磨的纽约洋基队的棒球明星也接受了一次相同的治疗。科比从未公开地评论过这种治疗方式,但是罗德里格斯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科比十分坚信这种治疗对于他自己的莫大意义,我知道在此之前他遭受了怎样的伤病折磨,以至于甚至开始考虑退役,因为这种痛苦实在是超出了常人能忍受的极限。可是在那次德国之旅后,他说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27岁。我对此一直心存担忧,不过他坚持说服使我相信事实确实如此。”

  年近五十的维杰·辛格曾是世界最顶尖的高尔夫球星,也是韦林的忠实客户,“一开始你会觉得疑心重重,但它的疗效简直太神奇了,就像在你全身打了润滑油一样,关节都舒展开了,疼痛全都消失。”接受过这种疗法的名单还包括NBA球星拜纳姆、格兰特·希尔、布兰登·罗伊、格雷格·奥登、博古特、阿里纳斯……,根据hoopsworld的报道,去年夏天阿里纳斯已经接受该治疗,甚至已故的罗马教皇保罗二世也在病人名单之上,“瑞士卫兵护送着我一路来到保罗二世的私人寝室,大理石地板上的脚步声回响在空荡的宫殿里。”韦林在书里回忆过自己的梵蒂冈行医之旅,“我问保罗二世,为什么选择我的疗法,他回答:你的疗法是从上帝那儿来的。”而在韦林看来,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来治疗自己的病痛是欧凯疗法能博取如此多人信任的原因之一,“还有什么比这更安全的呢?”

  据悉,韦林在纽约和洛杉矶另外有合作机构,可以提供类似的疗法,病人并不需要千里迢迢飞到欧洲。但由于欧凯疗法没有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他们并没有做广告。而在中国,欧凯疗法也没有取得相关部门的许可,即使是翔之队治疗组专家陈世益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并不清楚这种疗法。但嗅觉灵敏的出国就医中介机构早已在其国外合作医院中加上了杜塞尔多夫关节疼痛治疗中心,介绍中写着“把科比的膝盖治好的疗法”。


[!--vurl--]

k8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