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娱乐

重拳出击!昆山法院发布典型案例!这些单位(个人)被重罚!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6-14

  随着“美丽昆山”建设稳步推进,昆山“绿色发展”的意识和能力持续增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为人民创造良好的生产生活环境。

  近五年来,昆山法院通过建立环保案件“绿色通道”,成立专业合议庭,建立法官联力、庭室联动、上下联合、部门联席的“四联合一”审判模式,不断加大对破坏生态环境行为的预防和打击力度,共审结各类环境资源类案件310件,为建设“美丽昆山”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当天,昆山法院公布了污染物超标及非法排放、跨境倾倒危险废物、非法捕捞水产品、破坏野生动物资源以及利用职权放任化工废料倾倒的滥用职权罪等八大环境资源犯罪案件。

  2017年4月至5月27日期间,被告人陈某、于某在昆山市张浦镇南港圣陶路北侧腾艺达模具咬花厂附近开设滤芯清洗作坊,在未取得环保资质和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将作业产生的废水未经任何处理通过沉淀池排放口排放至外环境,造成环境严重污染。经检测,所排放废水中锌、铜的含量分别为112mg/L、68.3mg/L,超过国家《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 8978-1996)中“第二类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总铜1.0mg/L,总锌5.0mg/L)十倍以上,严重污染环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被告人陈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于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禁止被告人于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滤芯清洗作业等涉及污染物排放的活动。

  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期间,被告人左某在昆山市玉山镇成功路一无名作坊内非法从事镀铬加工时,未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含重金属铬、铅等有毒物质的废水进行任何处理,或通过一底部无任何防渗措施的土坑渗透至地下,或任由地面残留废水通过该作坊南侧墙壁上所开的墙洞排至市政污水管网内,经鉴定,所排放废水中六价铬浓度188mg/L,总铬浓度423mg/L,铅(总铅)浓度1.84mg/L,超过国家《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1900-2008)中“水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六价铬0.1 mg/L,总铬0.5mg/L,总铅0.1mg/L)三倍以上,严重污染环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判决:被告人左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2017年10月至2017年11月29日期间,被告人李某在昆山市周市镇黄浦江北路吉利汽车4S店西侧作坊,在未取得环保资质、无相关污水处理设备的情况下,非法从事贵重金属提纯作业,并放任他人在上述作坊内清洗金银加工产生的废料,将产生的含重金属铜、锌、镍的废水未经处理通过作坊外下水道直接排放至外环境。经昆山市环境监测站检测,该作坊外下水道内排出水样的总铜浓度为14.3mg/L、总镍浓度为64.1mg/L,超过国家《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 8978-1996)中“第一类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总镍1.0mg/L)、“第二类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总铜1.0mg/L)十倍以上,严重污染环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被告人李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赵某经被告人吴甲介绍,在明知被告人王某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6年5月24日在被告人赵某工作的上海市嘉定区上海安亭环保有限公司,将其他公司委托上海安亭环保有限公司处置的17.98吨废物交由被告人王某处理。被告人王某经瞿某(另案处理)介绍,在明知被告人吴乙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将该17.98吨废物从上海市嘉定区上海安亭环保有限公司运至昆山市巴城镇交由被告人吴乙处理。后在被告人吴乙的指引下,侯某驾驶该货车将该批废物拉至昆山市巴城镇湖滨路西侧双湖湾别墅北侧空地处,被告人吴乙又指挥叉车工人将该批废物卸至该空地处,欲用小车转载至昆山市巴城镇天竹路与迎宾中路交界处的临时建筑垃圾填埋场填埋,在从货车上卸货过程中被民警查获。经昆山市环保局认定,涉案车辆上装载的废物中,其中含有沾染废油墨的包装材料、废油墨罐桶、沾染废油墨的抹布、标有HW12危险废物标签的包装袋等废物属于危险废物,重量为9.44吨。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被告人赵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被告人吴甲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王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吴乙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2014年2月底至2014年7月14日间,被告单位昆山某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在未取得环保审批手续情况下,被告人胡某组织工人在昆山市周市镇万安路289号院内3号厂房进行非法电镀,并将含有毒污染物的废水未经处理违法排放至外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环境的后果。经监测,所排放的废水中,重金属六价铬、总铬的含量分别超过《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1900-2008)的914倍和200倍。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以被告单位昆山某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在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被告人胡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

  2016年8月至9月,被告人王某伙同贾某、周某、韩某及渔船其余船员在禁渔期内,驾驶鲁荣渔71049船、鲁荣渔71050船在江苏海域(158渔区),以双拖网方式捕捞鲳鱼、带鱼、小黄鱼、鲅鱼等水产品共计61000余公斤,价值人民币220000余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以被告人王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贾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被告人周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被告人韩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渔获物变卖款人民币七万三千九百八十三元六角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2017年5月5日晚,被告人沈某某无狩猎许可证并在禁猎期内在江苏省太仓市浮桥镇金浪时思浪港水闸南边的长江外堤上,采用放录音、网捕等方法,非法狩猎黄鹡鸰94只、红喉鹨10只、红尾伯劳3只。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的黄鹡鸰94只、红喉鹨10只、红尾伯劳3只均为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被告人沈某某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九个月;查扣的黄鹡鸰九十四只、红喉鹨十只、红尾伯劳三只,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查扣的作案工具围网十张、录音机两台,予以没收。

  被告人顾某身为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公务人员,利用其负责全镇环境的卫生管理和具体实施等职务之便,明知某镇环卫所及其下属的环卫所垃圾填埋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不具备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的资质,且在明知张某、林某、朱某(均已判处污染环境罪)欲倾倒的是化工废物的情况下,于2011年11月22日与林某签订《临时倾倒垃圾协议书》,同意其将化工废料倾倒至某镇环卫所垃圾填埋场,协议期限至2011年12月31日止。后张某、林某、朱某三人于2011年11月至2013年4月期间,先后多次向镇垃圾填埋场倾倒化工废物。经江苏省固体有害废物登记和管理中心鉴定,张某、林某、朱某等人所倾倒的化工废物属于危险废物,含甲苯、乙苯等物质,均超过了《危险废物鉴别标准-浸出毒性鉴别》(GB5085.3-2007)标准。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技术评估,倾倒点区域水体环境质量及土壤环境质量严重下降,造成环境污染损害,整治污染的费用为人民币388.17万元。被告人顾某在明知张某、林某、朱某于协议期满后仍继续向某镇垃圾填埋场倾倒化工废物的情况下,未及时采取有效补救措施。期间,被告人顾某收受了朱某所送的中华香烟两条。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以被告人顾某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八起典型案例中,涉及电镀、滤芯清洗、贵重金属提纯等非法小作坊实施的污染环境犯罪案件4起;涉及非法狩猎、非法捕捞水产品2起,涉及单位犯罪、职务犯罪的典型案例2起。


[!--vurl--]

k8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