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娱乐

80后”摇窗电机价值流高级经理为公司组建首条全自动化生产线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0-19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如今,正在星城各行各业奋斗、拼搏的追梦青年,以十九大闭幕为新起点,勇当时代的弄潮儿,在实现中国梦的生动实践中放飞青春梦想。即日起,本报推出“新时代 新青年”系列报道,走近这些“追梦人”,反映新青年的精神面貌,以及十九大报告给长沙人带来的“梦想升级”。

  “选择这条生产线拍摄,更能体现车间的自动化水平。”11月10日,在车间逛了一圈后,胡宇清停在一台换向器全自动化装配设备前,向记者建议。

  尽管已是博世汽车部件(长沙)有限公司摇窗电机价值流高级经理,常与客户和供应商打交道,面对镜头时,胡宇清仍显得有些腼腆,但一聊到生产线,立即像换了个人,自信、大方,甚至有些眉飞色舞。

  2010年,胡宇清从深圳辞职,回到家乡长沙,入职博世长沙,从工艺工程师,一路升职到价值流高级经理。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博世长沙成功实现天窗电机本土化生产,填补国内空白,他还与团队一起设计打造了第一条仅需1名工人的摇窗电机自动化生产线。

  几年的奋斗,在长沙,他实现了“安居乐业”的梦想。作为一名80后,如何定义新时代青年?胡宇清说:“要有勇气,敢于冒险,也要敢于承担责任。”

  生于长沙,求学南京,毕业时22岁的胡宇清,如同龄人一样,对深圳心驰神往,做了一只“南飞雁”,应聘到一家外企工作。

  由于努力,2年后,胡宇清从一名普通的装备工程师,晋升为装备部经理,管理着20人的小团队。

  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薪水高、前途光明。唯一的不足,离家远,这也成为胡宇清回长沙工作的诱因。

  “长沙是我出生的地方,这里有我每天想念的父母,而且我了解它,开放、包容,城市发展也是蒸蒸日上,所以我要回来。”胡宇清说,2010年,在深圳工作三年多后,他辞职满怀希望回到长沙,却在职业选择上,迷茫了。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正当胡宇清发愁时,此前偶然看到的一则新闻让他顿时豁然开朗。据媒体报道,2009年10月,我国汽车产销量首次突破1000万辆大关,提前两个月完成既定目标。

  更让他坚定信心进入汽车行业的是,经过多年的发展,到2010年,除本土成长起来的长丰,长沙已成功引进广汽集团、北汽福田、广汽菲亚特、比亚迪、陕汽集团、众泰汽车等一大批国内汽车行业骨干企业,初步形成了以“两区、两园、一廊”为基地,以六大类整车为核心的汽车产业集群,拥有规模以上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企业约二百家。

  “我看好博世长沙,看好汽车行业,也看好长沙未来的发展。”2010年,胡宇清入职博世长沙,担任工艺工程师,后又担任计划工程师。

  在博世长沙,计划工程师主要负责产品的规划、新产品的导入以及车间的经营生产,然而,要导入一款新产品,并非轻而易举。

  “2012年,公司想导入天窗电机自主化生产,但困难重重。”胡宇清告诉记者,此前天窗电机大多依赖进口,国内虽然也有类似产品,但电机重量大,价格也相对昂贵。

  博世长沙要导入的这款产品,是博世中国首款自主开发的天窗电机,如果能引入长沙,则能实现本土化生产,更重要的是,新的天窗电机只有同类型产品重量的约80%,成本也能相对降低。

  准备导入时,胡宇清发现,天窗电机的焊接工艺难度十分高,原生产线的焊接工艺无法生产合格的天窗电机。这意味着,要自主研发一种新的焊接工艺。时间不等人,胡宇清立即联合公司设计部、设备部,共同开发焊接新工艺。“那些日子,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革新工艺。”胡宇清说,一个多月里,废寝忘食,几乎整天泡在车间里。

  零部件配齐后,当一个个天窗电机从生产线下线,胡宇清和团队成员抑制不住激动。反响不言而喻,当年产品一投入市场,便大获成功,第二年售出数百万台。

  胡宇清说,这是博世长沙首款大批量、规模化生产的天窗电机产品,丰富了产品矩阵,也创造了博世长沙的历史,如今已经成为博世长沙的“明星产品”之一。

  “我就觉得,我有一股勇气,敢于冒险、敢于承担责任,为了做成生产线,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就一定能成功。”胡宇清用了几个标签总结自己。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执着,拼命三郎式的品质,也是一个新时代青年该有的品质。


[!--vurl--]